王居易经络医学研究中心

试论症候、症候结构与中医理论的关系


试论症候、症候结构与中医理论的关系

——关于中医理论研究方法的探讨

王 居 易

北京中医.1983,2:19-21)

建国以来,中医理论研究取得了很大成绩,整理、出版了一大批中医文献;进行了中医基础理论(脏腑、经络、气血等)的临床、实验研究;开展了辨证论治的理论探讨。近年来,对中医理论中最生动、最基本的内容一一症候、症候结构的讨论,日益引起人们的重视。本文从中医理论研究方法的角度,对症候、症候结构与中医理论的关系做些初步探讨。

一、中医的传统理论形式与丰富的临床经验,应该通过症候、症候结构研究,得到新的发展

中医是我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中医理论体系是在长期历史发展中形成并延续下来的,它是在总结医疗实践的基础上,根据当时的认识水平完成的理论概括。这个体系不仅反映了我国古代医学的治疗水平,也反映了古代科学的一般理论形式和认识论。这就形成了中医理论体系的两个鲜明的历史特征:一是定型化的朴素理论形式,如关于人体、疾病的论述采取了阴阳五行、天地日月、山川湖海、脏腑经络、气血营卫、虚实寒热、君臣佐使等古老的比喻推理、论述命题。二是医学实践不断丰富、增加的临床经验,如关于症候性质、变化和疾病发展规律的深入认识,疾病治疗方法的改进等。在几千年的医学发展中,竟能把全部医学实践所积累、总结的内容塞挤在一个秦汉时期确立的阴阳五行化理论形式中,在世界科学史上,中医的这种尊古精神,继承和发扬相协调的现象,是极为罕见的。应该承认,中医的古老理论形式中包含着许多朴素的辩证思想,这种理论形式与医学内容的结合中,闪耀着古代辩证法的光辉,与现代的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黑箱”理论等,有令人惊异的相似之处。但是,这种相似只能从历史的角度,从科学思想史的角度进行讨论才有意义。如果我们永远把中医理论研究限制在这种朴素的理论形式中,仅仅对中医理论的名词、命题进行概念、逻辑的解释、推测、争论……而舍去了对中医理论的认识基础——症候、症候结构——的研究,我们的中医理论研究就有可能成为考古学、历史学工作。

中国医学思想史提供的材料表明,中医认识人体、了解疾病、判断治疗效果的主要途径,是通过对“症候”“症候结构”的观察、总结中获得的。离开了“症候、症候结构及其运动变化”的内容,中医理论就失去了认识来源,即使有初步的解剖学知识或气功经验、乃至特异功能人的出现,也不可能建造起中医的理论“大厦”,只有临床症候运动变化规律这个最丰富、最坚实的认识基础,才能充实和支撑起这个庞大的理论体系。症候不仅是中医理论的认识来源,也是检验中医理论的临床根据。可以说,中医症候运动变化规律是一切中医理论的出发点和归宿。

当前,我们应该开展中医理论研究方法、思路的讨论,认真总结经验,把中医理论研究的重点放在中医症候的研究方面。

二、临床症候是中医理论研究的重要课题

临床症候始终是几千年来中医存在和发展的依据。从《内经 》以来,全部中医理论的重大发展,无一不是从临床“症候”上突破,在临床“症候”上完成的。汉代张仲景所著《伤寒论》就是根据伤寒病症候变化规律,创立了六经分类和辨证理论,构成中医理论体系的重要柱石。金元四大家都是从自己的医疗实践中,对某一类疾病的症候变化、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观察、总结提出了“攻下”“清火”“养阴”“补土”的理论,创立自己的学派。明清时期的叶天士、吴鞠通等人根据温病症候的特殊变化,提出了三焦和卫气营血温病传变规律,划分了伤寒与温病两类疾病的理论界碑。

历代中医关于症候的描述、症候间的联系、症候的发展变化,有非常丰富的记载。关于症候属性、症候结构的分析,有非常深刻的论述,是我们研究症候理论的宝贵材料。宋代成无己选择《伤寒论》中五十个症候进行定体、析证、辨似、分类,著成《伤寒明理论》,是中医症候理论的重要资料。

在继承前人资料的基础上,运用自然辩证法的观点,通过临床实践和实验,总结症候的运动、变化规律,以及这种变化的客观依据和内在联系,提高对症候的认识水平,使其从自发的辩证法认识(经验与学说的结合体)上升为自觉的辩证法的症候理论(实践与理论的统一体)。

倘若我们对中医症候理论进行这样一次整理和加工,我们将摆脱中医古典理论的种种残缺,而且可以比较准确地理解中医古典理论的内容实质,帮助我们从旧的理论形式中解放出来,使中医理论研究有所突破。

三、研究中医症候的几点意见

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中医的症候资料数量很多,但比较分散,内容很丰富,但不够系统。因此,研究中医症候首先要建立一定的研究方法,确立一些基本的研究命题。

1. 关于症候概念和分类的研究

中医记载的症候,隋代《诸病源候论》一书中就有1729个症候,历代又有不少增加。但每一个症候的确切概念,往往不太严格。如“发热”这个症候,尽管有“体若燔炭”“往来寒热”“但热不寒”“微热”“潮热”“烦热”“躁热”“翕翕发热”“蒸蒸发热”等名称加以区分,临床上仍然难于准确地区别,临床医生往往是根据自己的临床经验来判断。所以,“发热”的确定性(即发热的基本特征,各种发热的区别、联系和分类)不解决,我们就无法准确地掌握和研究这个症候的运动变化规律。

我们应该选择几十个或几百个常见的典型“症候”,对每一个具体症候的概念在其内涵、外延、分类方面做出明确规定。这是中医症候理论的基本建设工作。

2. 关于症候联系形式的研究

临床上,任何一个患者出现的症候,往往是几个或几十个,这些症候间存在着多种形式的联系。分析其联系的种类、性质,对于了解症候的性质、状态,判断“证型”或疾病的种类、程度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辨证”或“辨病”过程主要就是通过这种分析来完成的。例如:以“口渴”为主症的“证型”或疾病,与其他症候之间,会有各种不同层次、不同性质的联系形式。口渴——不欲饮,表示无里热或津液不能上达;口渴­——多饮,表示有热或津不足;以上两例为同层次的联系。又如,口渴、多饮——尿少,表示气化不足;口渴、多饮、尿 少——浮肿,则为气化不足而湿邪内停;以上两例属多层次联系。再如,口渴、多饮——多尿或口渴、多饮、多尿——消瘦,则属于消渴病的范围了。临床实践中,症候的联系形式比这要生动、深刻、复杂得多,应该进行专题探讨。

3. 关于症候结构的研究

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中医在认识各个症候属性、变化规律的同时,也认识到某些典型症候群的性质和变化规律,并且建立了“证”(或称证型)的概念,即彼此有内在联系、相对稳定的一组症候。“证”在发生的原因上、性质上、运动变化规律上,具有比较稳定的个性。“证”的外在形式就是症候结构。“证”的概念和证型理论在中医理论体系中占有突出的地位,它概括了疾病特征和人体的机能状态。

《伤寒论》的六经提纲,以及各主方的“XX汤证”都是由特定的“症候结构”表述的。例如,《伤寒论》小柴胡汤证的症候结构为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由于各症候均为邪阻少阳所致,所以张仲景提出了“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的结论。掌握了小柴胡汤证的症候结构及其特征,临床时就会进退自如了。又如,《伤寒论》抵当汤证的症候结构为,伤寒有热、发狂、少腹满,应小便不利今反利。其中“少腹满,应小便不利今反利”这一症候的联系形式,构成了抵当汤证的特征。

系统地整理、研究中医症候结构理论,了解各类证型的症候结构特征,熟悉各种疾病的证型变化规律,可以使我们比较准确地把握住中医的理论概念、命题,如伤寒蓄水、蓄血,湿病的逆传心包、顺传阳明,以及通因通用,塞因塞用等可以使我们正确地认识、分析临床上出现的各种症候,提高“辨证”和“辨病”的水平。

小结:本文从认识论的角度,讨论了临床症候和中医理论之间的关系,提出症候、症候结构——医学活动中最普遍、最基本的现象——是中医理论的认识来源,应该把中医理论研究工作的一部分力量投入症候研究方面。因为,临床症候比理论更为丰富、生动,在医学发展过程中,症候的运动、变化,不但有普遍性的意义,而且还有直接现实性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