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居易经络医学研究中心

渠何清如许源头活水来

渠何清如许源头活水来

北京市盲人学校针灸推拿专业·王红民  指导:王居易

中国中医药报2014年2月28日



从“传说”中寻宝


  中医推拿历史久远。北京市中医药薪火传承“3+3”工程专家王居易教授更明确提出中医推拿学早于《内经》时代就已经达到了很高超的水平。《史记•扁鹊传》记载了一段上古俞跗的神奇医术:“一拨见病之应,因五脏之输,乃割皮解肌,诀脉结筋,搦髓脑,揲荒爪幕,湔浣肠胃,漱涤五脏,练精易形。”关于俞跗的记载还见于西汉韩婴的《韩诗外传》和刘向的《说苑•辩物》中。

  很多人认为这是杜撰的传说,但王居易却认为这一段珍贵的史料,对于研究推拿手法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同时他明确指出,指导中医推拿临床的理论核心与针灸一样,应该溯本求源,回归到中医经典理论的源头(即经络医学理论的基础上),才能获得发展的强大动力。

  笔者从20余年推拿教学参考的文献资料和临床病例来看,更多的推拿医生偏重于对现代医学有形解剖组织结构的研究,在伤科治疗中多运用手法力学原理整复筋骨错位;在内科推拿治疗中亦主要参考人体各项生化指标的检测来判断疗效,并以此指导医生的临床实践。

  可见,中医推拿学科距离经络理论越来越远了。中医气血阴阳平衡机制以及经络气化功能,对人体生理病理的影响已很少成为中医推拿医生临床思考的问题。

  为什么中医推拿领域会出现这样严重的西化现象?究其原因,是传统中医理论在现代中医推拿学术领域的严重缺失,其指导理论的核心已经偏离中医传统经典理论的源头;具有严谨结构体系和强大功能的人体脏腑经络系统被简化理解成高度精密的机械零件。在传承传统推拿疗法中,只传承了一招一式的临床经验,却缺乏对中医理论脉络的把握和吸收。

  笔者在王居易经络理论指导下进行了推拿临床实践和病例观察。半年来观察病例50余例,涉及内伤妇儿多种疾病,出人意料的临床疗效让笔者在兴奋之余,感觉到传统经络理论在推拿领域意义重大,当我们回归传统中医经典理论的源头之后,许多困扰多年的问题会豁然开朗。


经络诊察提供诊断依据


  正确掌握经络诊察的方法给推拿医生判断疾病提供了重要的诊断依据,同时为准确选择治疗调理经络气血提供了一系列的方法体系,改变了推拿临床“哪疼揉哪”的僵化思维。

  一学术会议上,某代表因受凉出现左眼及左侧面部疼痛抽搐,追问其病史已有多年。笔者遂探察其手三阳经,发现手太阳经明显异常,察头面部经络发现其内眼角及攒竹至承光、通天一段明显压痛,而少阳经、阳明经均无明显异常。

  确定其病在太阳后,因会场不便施针,便为其推拿前臂小肠经一段,以及头部攒竹至通天一段。2分钟后,患者眼部疼痛抽搐完全缓解;再次察经,发现小肠经先前的结块减小很多。下午,该代表反映其多年的腰痛亦明显缓解。

  联系上午的病症,可以发现其太阳经化解寒邪的气化功能障碍,所以通过疏解太阳的手法缓解其病情,同时由于太阳经脉功能的加强使得其多年腰痛病症得到缓解。

  按照这样的思路,笔者组织了经络推拿临床研究小组,在治疗开始前必经经络诊察判断患者的病变经脉,然后才开始有针对性地对相关经脉进行推拿治疗。由于诊断明确,推拿治疗避免了盲目性,疗效快速可靠;同时,由于掌握了对经络状态变化的客观诊断,医生对疗效的判断也更加准确。


扩大推拿治疗病种


  正确运用推拿手法调整经络状态,恢复紊乱经络的气化功能,可以极大地拓展推拿临床治疗的病种。

  在临床中,笔者接诊过“湿疹”、“浮肿”、“心慌胸闷”等在推拿科非常少见甚至是推拿禁忌的病症;但经络诊察后发现明显异常经脉,进行经络推拿手法调理之后,患者症状明显改善,几次之后即获痊愈。

  2013年深秋,一位40多岁女性患者来诊。她1年前双前臂外侧和双小腿外侧开始起湿疹,瘙痒难忍,夜间更甚,轻轻抓挠则皮肤破烂,经多家医院治疗无效,天热后病情好转,秋天再次复发。

  笔者察经:手太阴肺经和足太阴脾经有很多大小不一的结块并有压痛,手阳明大肠经、足阳明胃经皮肤上有丘疹和颗粒,压痛不明显。其余经脉正常。

  判断:病变在手足太阴经,太阴主湿,并主三阴在里之开,立法化湿解表。

  治疗:循经推按肺经尺泽至少商5遍。

  开始治疗时病人感觉很疼,但第5遍时几乎就不疼了,经脉上的结块明显缩小。推按脾经阴陵泉至隐白5遍。阴陵泉、地机、商丘穴处肿块较大并且疼痛最甚,太白穴酸胀有舒适感。治疗时间20分钟。并告知患者回去后每日3次按揉此经脉。隔2日患者复诊时瘙痒消失。

  分析:病人发病于秋天,秋气主燥易伤肺气,肺与脾同为太阴,宣发之力变弱,使得脾气运化宣开无力,使伏留于体内的湿邪与卫气相搏,发于皮肤,出现瘙痒湿疹。通过推运太阴两经,改善体内湿气的运化,肺气得宣,脾气得运,病邪遂得驱除。

  在推拿学教科书中即有关于皮肤病的禁忌内容,所以本例对笔者触动很大。由于缺乏有力的学术理论支撑,同时又受制于各种现代医学原理的约束,很多病种被拒之于推拿疗法之外,使得推拿治疗临床思维单一、僵化,慢慢成为病种单一的骨伤、筋伤专科,而大夫也变成专门修理人体筋骨的“推拿匠”了。错在何人?


改变以力角力的推拿误区


  推拿手法调整的对象是经络系统中的气血运行状态,这一理论改变了推拿临床思维的角度,避免以力角力式的伤科推拿治疗误区。

  推拿治疗是用手法作用于人体的一种物理治疗方法。由于治疗刺激来源于医生施加于患者机体的力,而多数伤科病患由于筋骨位置改变而出现肌肉、肌腱、韧带等软组织痉挛、僵硬、弹性变差张力增高的症状,许多伤科推拿治疗成为以力角力的过程。推拿医生也更多关注于用力技巧的研究,这种治疗虽然对肌肉骨骼结构改变的疾病有明显的即时疗效,但远期疗效并不满意。随之而来的,因用力不当造成的医源性损伤在推拿治疗中也很多见。

  经络医学理论认为,经络伏行于分肉之间,由皮脉肉筋骨围成,但非皮脉肉筋骨也,正常的经络气化功能在维持正常气血运行的同时也是保证皮脉肉筋骨等经脉外围组织结构功能正常的前提条件。

  在此理论指导下,我们可以从另一个思路来治疗软组织损伤。在对疾病进行细致全面检查之后,确定相关病变经脉的瘀阻程度和深度,运用推拿医生的指力在肌肉缝隙处进行疏理,促进气血的运行,疏散局部组织代谢废物,使软组织得到新鲜气血的濡养,从而获得良好的远期疗效。

  这样的临床思路使得伤科治疗以疏通病患局部为主的思维模式获得很大突破,同样也正在临床病例观察中逐步获得验证。

  如一50多岁女性患者,半年前右肩疼痛,很怕冷;本想活动,但又不知采取怎样的方式运动。其爱人是医生,告诉她要多休息、少运动。结果她的右肩很快就活动受限了,同时剧烈疼痛,夜不能寐,吃安眠药也很难入睡。

  术者放弃以往的治疗方法,先松解肩部粘连,之后重点调理了患者的手太阴肺经。经过半小时的治疗,她的手臂后伸和外展的幅度都比来时高了很多,当晚还睡了半年来第一夜整觉。

  半月后,患者特意从宝鸡来京复诊,诉初诊治疗3次后基本能正常生活和工作,但向左侧睡觉时肩膀还酸疼,感觉从肩膀到上臂有一根线牵着,很不舒服。无奈在当地找不到这样有效的推拿治疗,便专程前来求治。

  经络检查发现,除了手太阴肺经,手少阴心经也有异常。当用手法疏通调理这两条经络后,她感觉:“好像身体里有一股热流从心里发出,慢慢的流向肩膀又流向手臂,肩膀里的那条线也神奇般的消失了。”

  这个病例彻底改变了施术者30多年来在伤科病症治疗中惯用的以病变局部为主的治疗思路。患者虽表现为肩部软组织炎症粘连,而实质上存在手太阴和手少阴经气化功能障碍,导致肩部气血运行不足,肩部肌肉组织得不到气血濡养而出现运动功能障碍。


探索经络推拿手法


  笔者所在经络推拿小组,在半年多的临床探索中,结合古典文献中的记载逐渐总结了几种较为有效的推拿调理经络的手法,现简单介绍如下:


  沿经推按法是推拿时运用最多的方法,可以当做第一个层次中的基础方法来运用。当经脉中出现结节、结络、颗粒、气泡等反应,经脉气血运行出现逆乱、不足,均可以运用循经推按的方法来调整经脉。


  疏通理气法经络循行缝隙中出现代谢物堆积过多,推按产生强烈酸胀感,可以分理周围的软组织,或采用滑按、通理、割皮的方法进行疏通;这些方法均来自于前期有效的病例观察,随着观察的深入将会汇集更多的有效方法。


  割皮解肌法是王居易在临床经常运用的结合针灸进行的推拿手法,在相关异常发生的部位,组织间隙液体运行不畅时运用手法将各组织层次之间的缝隙拉开,使气血得以迅速通过,比如在脏腑经气会聚的募穴位置进行揲法,往往能够快速疏通气机的瘀滞,产生相应的效果。


  整理筋骨法是推拿治疗软组织病变常用的传统方法,但是在经络推拿时,关注点和角度完全不同。笔者认为筋骨之间正常位置关系的维持需要气血的濡养,需要经络路径保持畅通的输送气血的功能。所以在整理筋骨时,更应去调养气血。

  这就要求手法操作时有良好的指下感觉和指力功夫,能够敏感地捕捉到肌肉和筋骨各个层次缝隙中的气血状态,哪里有结、哪里有凹陷、哪里有筋和骨的缠绕和旋转,只有指下非常清晰才可针对性进行相应调节,这种层次需要操作者心脑配合,此法非用心精微且指下功力深厚者莫能领会。


  激发经气法运用一些具有特定功效的腧穴,在摸准穴位准确定位后,施用点、按、震颤等手法产生酸麻感传,激发经气流动,加强经络气化功能,适用于长期病变,经脉气血虚弱的病症。比如在本文中所述的长时间的肩周炎患者,使用肺经太渊穴进行治疗,就可以调补肺气,改善病变部位的气血状态,从而获得较好的远期疗效。

在经络医学理论指导下,我们对经络推拿临床仅仅总结了一点粗浅的认识,希望这些实践发现能够得到广大中医推拿同仁的关注,让传统的中医推拿疗法根植于博大严谨的经络医学沃土中,焕发蓬勃的学术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