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居易经络医学研究中心

针灸不离循按,治疗当辨虚实

针灸不离循按,治疗当辨虚实

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护国寺中医医院·孟笑男   指导:王居易

(中国中医药报2013年9月30日)



   笔者有幸师从北京市中医药薪火传承“3+3”工程专家王居易教授学习经络医学,现将跟师之心得略作梳理,以飧同道。


  经络存在于缝隙中


  《灵枢·脉度》中有:“经脉为里,支而横者为络。”明确了经络是人体运行气血的通道。关于经络实质的研究,在20世纪60~80年代曾掀起过一股热潮,但均以失败告终。原因是并没有找到所谓“看的见,摸得着,实实在在”的经络物质。此后,对经络实质研究的热情似乎也降至了低谷。但什么是经络,经络具体的结构,存在的部位,却一直困惑着学界。


  笔者通过跟随王居易学习,临床以及查阅相关资料,发现他的经络医学理论渐渐解开了心头的疑惑。要想说明这一问题,首先应从解剖入手。


  王居易认为,中医在不同时代都积累了宝贵的解剖知识,使我们对经络概念的建立有了一个良好基础。虽然古代中医人体解剖和西医解剖大体相近,但归根结底还有差别,就在于中医的解剖是由表及里,西医解剖先里后表,这跟我们的解剖学建立过程有是关系的。


  中医的解剖学是由体表开始,主要源于当时古代的一些刑罚,从体表开始解剖,这样就提供了体表的一些结构,就是我们所说的肌肉缝隙,血管的缝隙,也包括体腔里边的脏腑和器官间隙,这与当时中医所建立的关于人体总的概念相吻合。


  同时,从纵向立体结构上讲,中医有“皮、脉、肉、筋、骨”这样一种有形的组织结构,那么在皮脉肉筋骨之外的那些缝隙,就是经络存在的部位。


  可以说经络就是一条路,它是中空的,但同时却具有立体结构,它的外壁有可能是其他组织、脏腑器官或结构构成;亦或像是一条道路,虽然从立体的空间上看不见摸不到却真实存在,并充当着重要的联系脏腑,沟通内外以及运行气血之效。


  王居易常说:“经络就是存在于人体组织缝隙之中的物质。因此,经络上的穴位也必然存在于其缝隙之内。”这种理论与课本所提完全不同。


  经络是条线吗?不是,是灌渗系统,是个流域。经络在管道之中有很多闸口、闸门,体内各种物质在经络流动过程中进行沉析、净化或排出。如气血里有很多营养物、代谢物,在不同阶段把营养物吸收进去,把代谢物排泄出来,在循环中完成清理、净化。


  只有明确这点,才知道了经络是这么回事。王居易用两句话概况了经络和脏腑器官及组织之间的关系:五脏育精而主命,经络灌渗而主生。


取穴须循按,治疗辨虚实


  经络存在于缝隙中,那么其上之腧穴也必然是存在于缝隙之中。对此,笔者也深有体会。


  比如我们经常用到的足三里穴。按照教科书取法,应该正好是在胫前肌隆起之高处,“当犊鼻下3寸、距胫骨前缘一横指(中指)”。但如何取穴,却很少有人能正确为之。按照王居易之法,循胫骨前缘之胫骨粗隆处,向外滑动,越过胫前肌则可感觉出一凹陷,此乃足三里之处矣。笔者按此法取穴,疗效可靠。


  兰某,女,因“胃脘部胀满不适1年,加重3天”以“胃胀”入院。初按教科书上定位取双侧足三里为主穴,施行补法,患者自感局部胀感,并未出现经络感传。连续治疗3日,患者诉收效甚微。后使用王居易经络诊察法,发现足阳明经异常,并按照先循胫骨前缘至胫骨粗隆,向外滑动越过胫前肌之法,可感觉出此处有一明显凹陷,按之患者诉酸胀无比。双侧均以此法取之,入针后,患者及笔者手下均感滞涩之感。


  按照王居易补泻理论,并不是医者主观地在穴位上进行补泻之法,而应客观地根据此时针刺穴位虚实状态决定。患者足三里不虚不实,理应“以经取之”,遂行平补平泻之法,患者诉针感徐徐传至足之外踝斜上。连续三次治疗后,胃胀之症大减。


  通过此病例,使笔者认识到足三里真正的位置;同时,穴位的补泻,除了依据穴位本身穴性之外,更重要的是根据患者刻下穴位的虚实状态来决定,不能还未诊察就先入为主认定补泻之法,这样的作法是不客观,不科学的。


  在临床上,经络的异常会有种种不同表现,如不同经络出现的结节、脆络、结络等异常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临床意义。它可能是过往疾病在经络上所留下的印记,也可能提示着经络现在或者将来要出现之异常。对此笔者也是深有体会。


  前一段因工作较忙,睡眠不足,王居易老师发现笔者心经神门至阴郗段可及大量结节,遂问最近睡眠是否较差。面对笔者的惊异,又言“待睡眠时间有所保障,此处异常或会好转”。


  果然,在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后,心经之结节消失大半。看来经络是不断变化的,经络诊察更是对了解疾病的发展、转归有着重要的指导作用。


  临床中没有“特效穴”


  随师侍诊,笔者发现很多穴位治疗疾病立竿见影。但王居易却经常告诫说不要迷信中医所谓“特效穴、验方”等。中国针灸近100多年来,知道的特效穴、绝招已经不少了,然而针灸学术体系自身却没有大的突破。特别是与其他学科比发展缓慢。这说明在学术上存在致命弱点,会把针灸看成经验医学,使针灸治疗病种越来越少,治疗方法越来越杂。


  究其原因,是我们没有按照经络自身的规律、主流来发展针灸。现在很多是夸大了一种特殊疗法的疗效,把一种局限的技艺变成了规律。这对针灸的发展无益,比如不是所有感冒都是合谷、曲池就能治疗的。


  王居易常用后顶穴治疗腰痛等症已经炉火纯青。然而一个真实的案例告诉笔者,后顶穴并不是腰痛的特效穴。


  患者,女,50岁。曾于一年前因“腰痛”求医。当时,察经后发现后顶处有压痛,于是针刺后顶穴,患者随即自觉腰痛明显好转。治疗数次后腰痛基本痊愈。


  前几天该患者又以“腰痛”来诊。王居易未行诊察,复取后顶穴,连续3次不效。遂询问患者此次腰痛前后缘由,患者诉腰痛发作前曾于广西北海市居住2~3个月。


  王居易析,患者为北方人,不适南方潮湿之境,寒湿侵淫经脉,岂可用后顶调整局部气血,活血化瘀?此乃后顶不效之故。再次行经络诊察,见足太阳经异常,取之次髎、大肠俞等穴,并行温经祛寒之法,2诊后,患者自觉腰痛大减。此例说明,实际上并没有所谓的“特效穴”,只有认真做经络诊察,才是真正经络针灸之要义。


  个人简介:王居易,男,1937年生,北京中医学院(现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一届毕业生。主任医师,中国中医科学院教授,曾任原北京针灸骨伤学院针灸系主任、北京市宣武中医医院院长、《中国针灸》杂志主编。现为北京中医药薪火传承“3+3”工程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