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居易经络医学研究中心

经络诊察法是临床的向导

经络诊察法是临床的向导

张侨文  指导:王居易

(中国中医药报2013年11月15日)



   病人的治疗方案完全是以经络诊察发现,结合各自症状表现以及经气转化理论来制订的。如果迷信于经验穴、特效穴施以治疗,极有可能无法收到快速、有效的治疗结果。因此,经络诊察和对经络变化的合理诠释是实现卓越临床效果的关键。


  作为一名加拿大留学生,笔者跟随北京中医药薪火传承“3+3”工程专家王居易教授学习经络医学已经五年,对其经络医学理论逐渐有了比较全面的认识。该理论包括经络理论(经络气化)、经络诊察、辨经、选经、腧穴认识、选穴、取穴以及各种经络调整方法(如针刺、艾灸、手法、拔罐等)。笔者在此着重谈谈经络诊察。


【诊察五法不可偏废】


  如同很多学生错误地认为经络循推是经络诊察的主要内容一样,笔者开始学习时,也曾把它当做唯一的诊断方法。但经过一段时间后逐渐认识到,经络循推只是5种诊断治疗方法中的一种。


  审视


  “审”是经络诊察很重要的一部分。它通常被用来诊察浮络所表现出的血瘀。例如背部疼痛的患者通常在委中附近会有表现,采用放血疗法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审不仅局限于观察表浅的血络,如还包括观察面瘫患者体表皱纹的情况以了解病情轻重程度和病程发展等。


  审视也经常被应用于多种皮肤病患者,来判断病证的虚实状态。如一个31岁的女性患者,患右侧腹股沟疮疖。通过经络诊察,王居易发现患者右足厥阴肝经蠡沟穴处可及较明显结节,这正好与其病灶处相对应。仔细审视疮疖外观,发现其色淡红、肿、无脓,由此可以断定为阴疮。


  最初,王居易想用行间清热,但考虑患者乃是阴疮,并未见明显如热肿、疼痛或瘙痒等实热征象;同时患者沉脉也提示乃是虚证。故选择了太冲以温补益气,促进疮面愈合;曲泉调整本经的气机。让笔者感到惊讶的是,当取针后,患者疮疖的体积竟然缩小了。


  按压


  王居易在临床中经常应用按压法,如腹壁柔软程度的改变和腹部主动脉异常搏动等改变都能很好地指导临床。上文所提的那个疮疖病人,也按压了她的期门穴(肝的募穴),发现异常敏感,这就说明她的病变涉及到了肝经。后来的经络诊察结果也佐证了患者确实在厥阴经有所改变。可见按压方法很重要。


  扪抚


  扪抚是通过感知皮肤润泽程度及温度来发现疾病的方法。例如,一患者因高血压致头痛来诊,一开始虚实辨证并不十分明显(似乎是实证),但王居易通过扪抚发现患者足部发凉,由此断定为虚证;并在随后的治疗中选取了相关经脉的原穴作为治疗穴位,取得了实效。


  切候


  切候是通过切取人体表浅部位动脉搏动来辨别虚实、指导治疗的方法,并不仅仅包括通常意义上的寸关尺脉。如因高血压所致头晕患者,王居易经常先切其颞动脉搏动处来断定患者脑部气血循环的状态并断定虚实。如果是实象,则此处脉常为洪大,就不会选用局部穴位(如风池)加以治疗。


  临床中曾碰到一个无症状性高血压患者。当切其脉象时发现此患者早搏,也与察经时发现少阴经异常所吻合。因此,王居易选取了神门和少海作为主穴来调整患者心脏传导束。当患者复诊脉时早搏消失了。


  循推


  经络循推法可以算经络诊察方法的核心内容,主要是通过掌握人体经络的生理和病理状态来指导诊断、治疗。


  王居易认为经络是伏行于分肉之间,存在于组织缝隙之中;而且经络是由其周围的结构所组成的,经络生理代谢过程就发生在这些组织缝隙中。然而真正解开笔者对这种理论的困惑,是一年后在父亲的诊所给人做经络循推时做到的。我还清晰地记得那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当拇指沿着肌肉缝隙循推时能清晰感受到了老师教授的那些知识。随后笔者翻阅了解剖书,使经络存在于缝隙之中的理论在思想认识中生了根发了芽。


【诊察当与症候相互印证】


  当能够明了以上方法的时候,下一步就是如何理解经络变化所代表的意义。首先必须找出患者的主症,一旦主症确认,那么与主症证型相关的经络异常就都可以被理解和认识了。换而言之就是要做好证型和异常经络的对接,发现哪些异常经络是可以和证型对接上的。相关治疗永远不要偏离主症,同时也不要陷入治疗所有异常经络的误区。


  如果经络改变和症候能够(直接)对接,这是最容易被理解的了。几年前,笔者诊察一个人的经络,发现他左手太阴肺经深部有一个硬结节但右侧没有。通过询问得知,他小时候曾有左肺叶肺炎病史。这个意外发现使我确信必须先察经络才能了解患者的体质情况。


  通过分析一些患者的证型能够推出哪条经络受累,同时推论也会通过经络诊察得到证实。例如,笔者曾经治疗一颞部偏头痛患者,因为疼痛就是少阳经循行部位,所以很自然想到是少阳经的问题。在经络诊察时发现患者右侧地五会处可及结节,就更加证实了笔者的假设。在治疗少阳经5次之后,患者的症状明显缓解。


  而另外一些病例,证型不是非常清楚,越是询问病史就越迷惑;但当笔者经络诊察的时候就变得清晰起来。一位女患者因为更年期,面色发红并有面颊部黑斑,曾有中医师按肾虚服补肾中药完全无效。笔者发现她在少阳和厥阴经上有很多异常。同时她也表现出了很多实象,如眼睛干涩、烧灼感、烦躁、两颊色红等症状。所以决定选用少阳的外关和足临泣来清泻少阳之火,治疗果然收效了。经络诊察现已成为我诊病治疗的好帮手。


【诊察与准确诠释是疗效保障】


  因为一些成功治疗的病例,笔者开始对治疗少阳经病变得很有信心。但很快发现,认识还停留在非常初级的阶段。下面3例是随诊王居易的治疗病例,虽然表面上都属少阳经头痛,但以经络诊察和理论为指导,每个病例的诊断和治疗都是不同的。


  【病例1】


  患者女性,59岁。主诉:左颞侧头部跳痛40余年。患者常在午睡后下午发生头痛,并伴有恶心、呕吐。笔者立刻想到会使用少阳经穴治疗。


  王居易经络诊察时在患者手足厥阴经及少阳经发现异常反应。他认为跳痛往往涉及厥阴经,如手厥阴经“是主脉所生病者”。遂以左侧大陵、内关、太冲、蠡沟以及颔厌穴进行针刺。经过两次治疗,她的头痛再未复发。


  王居易指出,此头痛病机主要是厥阴经气虚弱,累及相表里的少阳经也虚弱所致。厥阴经的原络配穴可以增强、促进厥阴经络脉的原气增强。因为厥阴经与少阳经相为表里关系,故激发厥阴经原气也可促进少阳经原气的运动。


  【病例2】


  患者女性,29岁。诉:右颞侧偏头痛20余年,以跳痛为主,遇寒或劳累后加重。笔者以为王居易会选择少阳经穴为主治疗。


  但除了颞区的局部压痛,王居易经络触诊仅在厥阴经循行路线的肢体远端发现异常变化,而在少阳经远端循行路线上反而没有异常。最终,他选择双侧曲泽、曲泉、太冲穴,右侧风池、颔厌、悬厘穴进行针刺治疗。经过几次治疗,患者头痛明显改善。


  王居易认为该患者的症结在于厥阴经受寒,反过来影响了表里经脉的“疏泄、转枢”功能而发为少阳头痛。厥阴经的合穴能够改善本经的气机运动,从而达到祛寒的作用。


  【病例3】


  患者女性,34岁。诉:头顶及两颞侧头痛6年。伴有恶心呕吐,便秘,只能依赖口服通便茶才能缓解。笔者立刻想到是厥阴、少阳经病所致。结合更详细的病史采集发现,患者头痛部位实际是在阳明经所主的前额,具体表现为闷痛。


  王居易沿太阴、阳明经进行经络诊察时,发现从下巨虚到足三里一段经脉循行线上可触及结块;囟会也有松软的异常变化,而且是其头痛的主要部位。便秘则反映了是阳明经病变。


  故认为,该患者的头痛病在太阴、阳明二经,因太阴经气不升、阳明经气不能相应下降,致清气不升、浊气不降而发病。太阴脾经功能受损,津液运化失司,水液内停聚而生痰,因而痰凝阻遏气机,而致阳明头痛,呕吐。


  可以说,头痛的根本在太阴、阳明二经。而此二经为病又影响了少阳经的正常生理功能及其主疏泄能力,导致了颞侧疼痛的发生。


  王居易针刺囟会穴以升清气,针刺建里、丰隆二穴以健脾化痰,上巨虚穴调节大肠传导功能并调理阳明经。


  通过上述治疗,患者仅偶感轻微头痛,未再呕吐。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没有集中治疗其颞部痛,但此部的疼痛随着阳明经头痛的好转,自然也较前明显好转。


  这三个病人的治疗方案完全是以经络诊察发现,结合各自症状表现以及经气转化理论来制订的。如果迷信于经验穴、特效穴治疗她们,极有可能无法收到快速、有效的治疗。因此,经络诊察和对经络变化的合理诠释是实现卓越临床效果的关键所在。